首页>户外>户外运动>

2020 |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

2020 |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

    乐鱼体育
    2021-02-15 17:09

    又是一年,草木光阴

    —文 | 心 洛


    文章起笔的初衷其实是年终总结,最近小忙,拖延至此。今年冰季,哦不,今年我没有冰季。


    这是近期每每提到都令人不想深聊的话题。


    虽然人生在世会有种种不如意,但你仍可以在幸福与不幸中作选择。因为人需要不知停顿地前行,因为一生总是在前面。岁月并不会让我们老去,


    2020 |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


    谢谢关心我尾巴骨的朋友们,过了快八十天了,尾巴还是没有长出来。尾巴骨倒是基本好全了。那天要不是朋友提醒,我都快忘了自己还是个“骨折患者”。骨折后认认真真在家里躺了两个星期,很大一部分原因当然是因为UTMS75累个半死,借着尾骨断了的由头,刚好可以天天睡到日上三竿。蛙蛙老板也不催我去上班,我几乎除了三餐和上厕所,都是躺着的。不少人说趴着会恢复更快,于是我便从躺着变成了在床上烙大饼,A面烙完烙B面。那时候翻身都是慢动作。


    确认骨折后的第七天又去拍了片子。心急如焚的我恨不得医生说已经恢复如初了。答案当然是没有,但好消息是已经有明显的骨痂形成。医生表示这恢复非常快,大部分人需要至少两周才能有明显骨痂形成。我开心的下楼跑了1km表示庆祝。


    我在山里等星星


    等待见面就微笑的你


    先讲讲四姑娘山以后,参加的一些比赛吧。一边养伤一边惦记着11月22日的By UTMB熊猫山径50km,最终迫于心理压力,愉快的弃赛了。


    直到11月26日,去参加了阳羡50km。有的站台选手的格局竟然就这么小。顺便新的一年祝所有在赛道上恶意挡道的男男女女们,每场比赛都腿抽筋抽到崩溃。


      


    2020 |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

    2020 |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

      


    12月5日是戴适赞助的舟山65km。SP1补给点碰到老章,一起跑了几个CP点。后来他要坐下慢慢吃东西,我只好先走。大概跑到30km左右的时候,补给站的志愿者告诉我排名女子第三。我?????当真是大写的吃惊。我?第三?低海拔?直到现在都不是非常清楚这么好的名次是怎么跑出来的额,可能那天早上无意间吃了什么黑科技食品吧。。。但首次低海拔站台,让我吃到了一丢丢甜头,有那么一丝丝觉得,低海拔越野也没那么可怕啦~~应该至少开心了一周吧hhha~


    2020 |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

    2020 |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

      


    12月19日,完赛首百。吴都100km也算是完成了从去年就心心念念要完成首百的flag。


    2020 |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

    2020 |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

      


    2020 |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

      


    然后有件不得不提的事情。吴都100和阳羡50km是同一个组委会:无锡越野/遇见山。赛事办的。。。乱七八糟。。。


    因为赛事方规划与指引的问题,导致很多选手漏跑了全赛段最难的一段路,直接导致短距离组别名次混乱;组委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给错误名次的选手颁发了奖品;补给站设置几乎都在支路上,但关键路口尤其是换装点却完全没有指引,其他比赛找路靠能力,该比赛找路全凭借运气;发生了以上种种状况后,部分组委会工作人员也丝毫没有解决问题、接受选手们的指正和建议的意思。前前后后一共参加了三场他们的比赛,状况层出不穷。一开始会本着体谅和理解组委会的心情一再自我平复自我安慰,但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组委会不能每场比赛都拿同情分来博选手原谅,试问只会打感情牌的赛事能走多远。不想占大量篇幅再次吐槽这个组委会了,毕竟生气易伤肝。


    以上是停更这段时间的赛事简记,关于轿子山50km+50km测试赛和100km正赛,我(应该以及争取)会单独写一篇,不过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之前催更的小伙伴们可能也已经没兴趣了hhha。


      


    想来,近几年的记忆,大多都是围绕冰雪进行的。但此刻我突然发现,这个冬天快要结束了,我却只见过一场雪。


    雪落时更显人间寂静。而我坐在格子间里,看着对面楼上没有温度的灯光。


    多少个黄昏都在此刻,等待天黑的时候才会如此写下: 时间犹如疾驰的车厢


    在山里的很多时候


    我就这样一直坐着,坐着看黄昏褪色,看星空闪耀罗玉珍有一首诗,字字句句的贴合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旷野空茫,自由无边无际我躺在开花的田野上听风,花枝如海天蓝得恍如奇迹


    那时的山坡到处是我的伙伴,群鸟来回白云抖空了思绪——人世真美啊


    我曾赤着脚越过溪谷,到对面山岗上摘花果,他们在山脚下跳围火舞伙伴们唱着歌,用火柴燎红干枯的稻草煨熟红薯,花生和芋头


    我抱着云浮山的野果从山顶跑下来活泼的辫子在风中飞舞,我简直快乐得要尖叫起来


    2020 | 那时我在山坡上放牛

    我想一生要是总这样就好了


    我不知道一生能有多少这样的自由但总总会有沉寂的梦想在含苞待放


    元旦在朋友圈里写下的种种雄心壮志,新年后的每一天也请别忘记。